武汉网上炒股

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轮回大劫主 > 正文卷 第207章 破城(求订阅)
    是夜,王顺被推举为新寨主,立即联络附近几个被压迫,想要反抗的山寨。

    方仙同样暗中相助,装神弄鬼一番。

    最终,六个山寨歃血为盟,杀官差立誓,共同反了大周。

    夜色朦胧。

    古代信息传递艰难,而且山寨结盟很快。

    并且,哪怕有着泄露,县里八成也只是当笑话,最多吩咐守好城门而已。

    一行山民偷偷下山,他们背负弓箭,手持猎叉,人数只有两三百。

    方仙暗中跟随,望着这一幕,就是摇头。

    古代一个山寨容纳有着极限,一般都是数百人,其中能打的成年壮丁几十个。

    哪怕六个山寨联合,也就勉强凑出这样一群乌合之众。

    不仅装备稀松,更关键的是还没有铁甲。

    遇到一波箭雨,大概就要崩溃。

    更不用说,古代城池,依托城墙为防御,只要防守用心,没有十倍之兵,或做好长期围困的打算,就很难攻下来。

    想想也知道,面对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城内县令背靠大周,傻了才开门投诚,必誓死不降,坚守到底。

    这也是为了他全家的身家性命考虑,不管昏庸还是清廉,都要如此选择。

    而根据方仙观察,那些山民也没有几个真的想打县城。

    完全就是存着下山捞一波附近大户就跑的心思。

    毕竟山民嘛,忙时为农,闲时为匪,也是寻常。

    这个时代,有时候好与坏很难区分,都是为了活下去,仅此而已。

    ‘但我很肯定,要是去打县城……只要被发现,城头一波箭雨下来,他们就得崩溃……’

    方仙注视着王顺。

    此时的王顺披着一身大红披风,强颜欢笑。

    他如何不知道这个,但县城却是不得不打。

    不说他还有家人需要营救,就说这些跟随他的山民与寨子,此时都是将信将疑居多。

    哪怕一时热血上头,等回过味来了,就说不定会退缩,会背叛。

    必须要趁着这个时候,一起做下‘大事’,将他们紧紧拴在自己身边,才算有着保障。

    普通山民,劫掠县城周围村庄,还可以算盗匪。

    而攻打县城,则是造反!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也是彻底绝了所有人的后路。

    王顺不怕这个,因为他后路早没了。

    此时带着人马,,来到城门之外,手心渐渐握紧。

    ……

    ‘王顺只有这一搏之力,要是失败,也就再无机会了……’

    方仙很明白这点。

    于是,他来到城墙边缘。

    这墙不高,也就数丈,被轻易攀爬上去。

    “谁?”

    几个守门士卒正昏昏欲睡,见到一头白猿冲来,当即感觉有些懵逼,还以为在做梦。

    下一刻,方仙拳脚齐出,打散了这群守门兵,打开城门。

    “城门开了!”

    “城门开了!”

    王顺见此,目中精光大亮,起身道:“几位寨主,城内财货、女人、兵库都在,何不跟我一起去取之?”

    几个寨主如何不知道县城富庶?只是平时有城墙守护,打不进去而已。

    此时天赐良机,眼珠都有些通红:“同去同去,抢钱抢粮抢女人!”

    当即嚎叫着,一群人冲向敞开的城门。

    ……

    县衙。

    此时衙门早已关闭,大正县县令,名为廖清尘,正在卧房酣睡。

    突然,就听得外面吵杂一片,还有敲门声响起。

    “怎么回事?”

    他皱了皱眉头,披着衣服,踩了鞋子出门。

    “大人……大事不好!”

    刚打开门,一个衙役连滚带爬地进来:“有匪徒攻入了城!正在攻打县衙!”

    “什么?”

    廖清尘脸色一白:“怎么可能?是何方匪徒?”

    “似乎是白毛寨的人马,还有其它几个山寨联手……老爷,该如何是好?”

    衙役哭丧着脸道。

    “该死……莫非是公差去捉拿凶犯,逼反了山寨?”

    廖知县此时有些后悔,但更多的还是愤怒:“县尉呢?县兵呢?都死哪里去了?”

    一个县的县兵,哪怕再少也有数百,并且装备比山民好多了。

    “那些山民很邪异,请了一头白猿助阵,县尉直接战死,县兵四散,如今贼人正在县中大掠……”

    又一个公差回来,跪地禀告。

    “该死……”

    廖知县额头满是汗水:“还好县衙门紧闭,还能坚守……待到明日,贼子就会退去……本官、本官……本官怎么如此命苦啊!”

    明明是太平盛世,怎么会有反贼攻破了县城?

    这么大的罪过,他实在扛不住,一念及此,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砰!

    这时候,就听到衙门一阵巨响,旋即是山民的欢呼。

    “大人,不好了,衙门被破!是妖怪,白猿妖怪冲进来了……”

    县衙里面慌乱一片,众人都是四散逃命。

    廖知县此时反而不慌了,来到堂后,环视一圈:“罢了,罢了,这也是我的命数啊……”

    他将布带扔上房梁,准备悬梁自尽。

    县令有守土之责,如果他死在这里,还算战死当场,不会祸及家人。

    要是敢跑,必然牵连全家!

    是以,只能选择去死!

    “这县令,倒是个汉子!”

    没有多久,王顺杀了进来,看到这一幕。

    实际上,吊死的人不论怎么慷慨激昂,死后的尸体都是恶心至极。

    他瞥了眼,连收尸的兴趣都没有,吩咐旁边一个山民:“大家将东西拿好,准备撤!”

    “大当家的?”

    一个山民有些惋惜:“这大好的城池……这么好的房子。”

    “唉……这里虽好,但我们守不住啊。”

    王顺摇摇头,旋即冷笑:“但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

    大周六十三年夏。

    有山民攻破定州正阳府大正县,大掠一夜而去,县令、县尉尽皆战死当场,县中库房、大户损失无算……

    消息一出,顿时震惊朝野。

    毕竟,大周刚刚吹嘘自己治下乃是盛世,就有县城被攻破,无异于一个耳光狠狠打在脸上。

    更因为其中掺杂着妖怪、祥瑞等等传说,更是愈演愈烈,在民间广泛流传开来,官府屡禁不止。

    白梁山中。

    “劫力……好丰厚的劫力……”

    方仙盘踞于青石之上,蓦然起身:“罡煞九变第二变——隐形幻影,成了!”




武汉网上炒股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pzv435.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