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网上炒股

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 > 正文卷 060 刚正不阿六长老
    容徽?

    假的吧。

    陆瑶瑶呆了。

    她从未见过容徽。

    听过容徽因为毁容戴帷帽的事。

    不会这么巧……

    容徽很满意有一个元婴修为死忠粉,郑重其事道:“剑灵派,容徽。”

    是真人!

    方才自己造的谣被容徽听见,陆瑶瑶娇媚的脸微红。

    片刻失神后,陆瑶瑶起身故作兴奋道:“五长老!真的是您!早听闻五长老要来蜀中我等的花都谢了,总算等到了你。”

    “在我心中你是电你是光,是剑修的希望!”

    事到临头,陆瑶瑶这个假粉不得不继续吹下去化解尴尬。

    “五长老不亏是我剑道第一人,高世之度令我望尘莫及。”

    李颜回似笑非笑的看着陆瑶瑶。

    隔得老远都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尴尬。

    假粉,太假了。

    假得他尴尬癌都犯了。

    看他师父的样子。

    似乎很享受。

    他什么也不敢说。

    什么也不敢问。

    容徽心中的喜悦飞上眉梢,帷帽下的眼睛眯成月牙。

    然后笑道:“还有呢?”

    陆瑶瑶一愣,“啊?!”

    还不够?

    容徽微笑道:“你喜欢我的原由只有这些?”

    上一世对容徽心悦诚服之人,对她的生平事迹如数家珍。

    许多修士将她过往事迹印刷成册夜夜拜读。

    青城派六长的喜爱浮于表面。

    似乎对她并不了解。

    容徽怀疑眼前这此人是个假粉。

    陆瑶瑶想到书房中那些积灰的各路长老生平册子,很后悔。

    册子上记载之人都是前来帮青城派镇魂的长老。

    掌门三个月前递给她,她扔一边。

    若是多看一眼,也不至于连容徽的生平事迹一头雾水。

    不过有一点陆瑶瑶倒是清楚。

    容徽和天音宗少宗主卞旭之事,她特意写成话本当做反面教材给弟子们说过。

    为的是让弟子们一心向道,勿沾惹情爱。

    这事儿也不能拿出来说。

    一来戳容徽伤口有失道德。

    二来假粉的身份容易暴露,有失体面。

    陆瑶瑶干干一笑,“哪有......”

    她左顾右盼,目光落在画舫上,灵感咋现。

    陆瑶瑶眉开眼笑道:“方才我在竹筏上时看到画舫下催动行船的人骨,还以为画舫之上是哪个邪修。”

    “我定睛一看,哪里是邪修,分明是剑道承志者五长老。”

    “那人骨上幡鬼被符咒镇压,其上浩然正气度化水中恶鬼,绞杀幡鬼为我正道扬威。”

    “五长老心系天下苍生,我万分敬佩,自愧不如羞愧难当,五长老的心性品行超然于世,不愧是我剑修第一人!”

    想到推船而行的人骨架,陆瑶瑶打了个寒颤。

    她从未见过名门正派拿人骨架搞事的。

    五长老.....

    太猛了!

    容徽满意颌首。

    不愧是自己的死忠粉,她很满意。

    陆瑶瑶不着痕迹的抹掉额头上的汗。

    捧个剑灵派五长老比捧自己师兄更难。

    师兄三两句就能哄好。

    容徽还会追问,自己还得察言观色,看她满不满意,以免自己被揭穿。

    好累。

    陆瑶瑶找了个借口离开,“五长老,回见。”

    容徽满面笑容的目送她离开。

    李颜回篆刻完最后一道符咒,脱力的躺在甲板上仰望群星璀璨的星空,“师父,明日你可要去青城山剑冢?”

    空中时不时有黑影和仙剑飞过,应该是青城派的修士在抓鬼。

    容徽捡起一根青竹,指尖一动,青竹瞬间破成一百多条竹条,“你去。”

    容徽细长的手指快如影,很快编出一只栩栩如生的仙鹤送给徒弟。

    李颜回起身将仙鹤揣进乾坤囊,脑子一转,“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悟道?”

    青城山剑冢与剑灵派不同,各有缘法。

    中洲剑道式微,可领悟剑意之地少之又少,容徽极不满意。

    若非修为不足,容徽更想带李颜回上缥缈幻府,去剑修梦寐以求的剑灵塔领悟剑意。

    说到缥缈幻府,容徽想起沈遇来。

    自天音宗一别后,沈遇便在中洲消失。

    缥缈幻府百年开一次山门。

    经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容徽心情蓦然沉重起来。

    李颜回关心问道:“师父,心情不好?”

    容徽缓慢颌首。

    李颜回以为师父对他修为担忧,立刻下军令状。

    “请师父放心,徒儿明日之行定不会丢了剑灵派的颜面。”

    容徽靠在船头,并不答话。

    重生至今她一直都在努力放下过去。

    放下缥缈幻府的亲朋好友,同门手足,放下曾经的失败。

    今日她看到秦越师兄妹,莫名伤感。

    画舫随波逐流。

    静谧的画舫与岸上热闹非凡的夜市对比鲜明。

    李颜回好几次想找话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画舫飘了一夜,李颜回熬不住睡了一觉,醒来便看到船底的白骨架黑如碳,不知杀了多少水鬼。

    青城派为蜀中第一修仙道门,慕名而来的修士将上山通道挤得水泄不通。

    容徽上岸后便和李颜回分开走。

    她看着前方摩肩接踵的人,转身走向青城派给各方长老开设的传送阵。

    到了地儿,容徽忽然想起“英雄令”在李颜回身上。

    容徽看着大会主持人是路遥遥后,淡淡道:“她是我粉丝。”

    看守传送阵之人义正言辞拒绝容徽走后门:“没令牌不能走特殊通道,你是谁的粉丝都不行。”

    蜀中修士都是六长老粉丝。

    容徽突然说六长老是她人粉丝。

    谁受的住这委屈。

    元婴真君是练气士的粉丝。

    哄谁呢!

    上青城派的路只开了两条。

    容徽见他们恪尽职守,干脆走另一条路,和拜师求艺的其他修士由剑冢上山,顺便体验下蜀中风土人情。

    容徽跟随众修士排队测试,还碰上了秦越师兄妹。

    测试台上放着一柄透明小剑。

    修士用手握住剑柄,观其颜色判断是否有灵根。

    明秀歪头瞄了容徽一眼:“师兄,你口中的前辈不也来测试,沽名钓誉。”

    两人都是三灵根,通过了测试。

    秦越示意明秀少说两句。

    他的修为远高容徽,却看不透她,不想得罪人。

    测试之人看了看容徽,“握住剑柄。”

    容徽伸手一握。

    一秒。

    两秒。

    三秒。

    没反应?

    容徽再握。

    众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容徽疑惑。

    不可能啊?

    哪里出了问题?

    莫不是测试之剑只有五行灵根和寻常变异灵根测试。

    没有最强天灵根测试?

    “噗呲。”明秀戳戳师兄,乐开了花:“喏,大前辈连灵根都没有哦!”

    秦越低声道:“小声点。”

    明秀不满:“我就大声说,没灵根还那么嚣张,什么仙剑才配得上,痴心妄想,略略略~”

    容徽撇了她一眼,拿起剑柄:“测试之剑少了一项天灵根测试。”

    明秀道:“为自己不行找借口,剑冢与你无缘,回家喂猪去!”

    容徽眉头一跳。

    冷冷转头。

    淡漠到:“你有意见?”

    明秀脖子一凉,“我说的不是事实?

    你若能进剑冢悟道,我脑袋切下来给你当球踢!”

    明秀就是看不惯容徽一副“老子第一,天道第二”的模样。

    都是修士,谁比谁高贵。

    就她容徽特殊?

    她又不是自己的偶像,剑灵派五长老容徽。

    同名同姓罢了。

    略略略略略。

    容徽握紧剑柄,正欲调动灵力,便听测试弟子道:“道友,请前往剑冢。”

    容徽:“?”

    测试弟子摸了把汗:“我派六长老是您最忠诚的粉丝,请!”

    众人呆如木鸡。

    说好的刚正不阿六长老呢?

    这样也行?!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pzv435.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