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网上炒股

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人间有味是青鱼 > 第二卷 第116章 平安度过
    太阳的角度已经偏离头顶正上方很远了,余古看了看,又低下头看了看睡着的青鱼,她一直都没睡安稳,来来回回变换着睡姿,脸上红得跟苹果似的,他知道她难受的慌,可是自己除了给她不停地扇着扇子,什么也做不了。

    顾白好几次把提到嗓子眼的话咽了下去,最后实在是不得不“余古,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余古抿了抿嘴,眉头又开始紧皱,十分为难地道“再等等吧,青鱼实在是难受的不行,待会我把她背上,我们加快速度前进。”

    青鱼隐隐约约听到了余古的话,无力地抓着余古的衣服道“要不你们先走,我再睡一会,马上就赶上你们,要不然黑之前赶不到的话,我们就麻烦了。”

    余古握着她的手道“你好好休息就行了,不用操心别的事,我自有分寸。”

    虽然大热的中午已经过去,但是在沙漠难熬的不仅仅是那一会,而是无止境的折磨。

    余古的视线向远处望去,金黄的沙子像是热气腾腾的食物一般,在那地平线之上热浪滚滚。

    “我们上路吧。”余古将青鱼背上,收拾好了行囊继续接下来的路途。

    这回大家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余古有伤在身,但也是脚下生风,健步如飞。

    蓝尘看着和自己比肩行走的余古,不忘打趣几句“可以啊,余古,你这身板还是够硬的呀。”

    顾白哼笑了一声道“一看你就没什么眼光,这只能明青鱼比较轻。”

    余古没有搭理他们,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和他们打闹,青鱼的情况不容乐观,她从刚才完话就开始沉睡,就算自己把她背在身上的时候,她也只是略微的哼了几声,没有一点活力。

    蓝尘像是有使不完的劲一样,还在笑笑“你们,这大师兄的老婆,也就是那个神秘的师姐,她为什么要孤身一人来这沙漠呢?”

    喻离一直都有这个疑问,蓝晨提出来了,他也将自己的分析了出来“对啊,我也一直在想,既然这妓院是利于解毒的,大师兄为什么不来呢?”

    “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我听过各种各样的解毒方法,唯独没听过这种,你这不是胡扯呢吗?”顾白不客气地道。

    余古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想着昨发生的点点滴滴,他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件事的真实性,但是对于一个神智清醒的人来,有什么理由来撒谎呢?

    青鱼趴在余古的肩膀上,不时地干咳着,余古问了好几回,她一言不发,就只是睡着,他也就没在去管她了,而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灌注在脚上,争取早点到目的地。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整个人都已经走得神魂颠倒一般,腿和脚走就没有了知觉,像个木头人一样机械地行走着。

    喻离在前边给大家探路,来来回回跑了不少冤枉路,体力的耗费一点也不亚于余古。

    看着喻离跑上了前边的山丘,余古看着这近乎直角的坡度,他的腿脚开始发软,心里也犯了愁,准备卯足了劲往上走的时候,喻离突然从坡上滑了下来。

    大喊着“快躲起来,沙尘暴来了,快躲起来!”

    还没来得及把青鱼放下,他眼前就一片漆黑,混沌之中,他感觉背上的青鱼在一点点剥离自己,这种微妙的感觉给人如释重负的轻松。

    这么大热的,身体和耐力再怎么好的人,也不会逃脱一个厄运,大脑疲倦和迟钝。

    当青鱼从他背上完全脱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危险性,转过头想要睁开眼睛去寻找,可是风沙太大,将他重重击倒在地上。

    他像疯了一样大喊道“青鱼,青鱼!”伸出手能抓到的也就只是一堆沙而已。

    他知道他犯了个错误,在危急时刻,他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他选择了放手。

    他开始闭着眼睛四处寻找青鱼,早已经没有了太多体力,再加上沙尘暴的巨大威力,他跌跌撞撞地四处喊叫着。

    黑暗中他被一团东西绊住了脚,头朝下重重栽到了一个斜坡下,他的大脑已经凝固了,他想让自己清醒起来,可是热浪一股股还在往身上打,他使劲摇了摇头,趴倒在地上,开始让自己冷静下来。

    等到风暴过去的时候,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四下没有一人,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的都塌了。

    他知道刚才的风暴多强烈,要不是自己有内力,是根本抵挡不住这种强力的。

    他开始站起来朝四周大声喊叫着,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坚强,他知道他可能失去了青鱼,在最关键的时刻,他的大脑麻痹着,他怪怨自己的无能,心里像被掏空了一样,像个行尸走肉一般四处找寻着。

    当看到自己脚下的斜坡之下,蓝尘护着青鱼的时候,他哭了。

    他跪倒在沙子上,仰起头看着空,太阳的光芒还是依旧强烈,他伸开双臂,大声叫喊着,谁也不知道他喊得是什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

    蓝尘在下边查看着青鱼的伤势,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一跳,抬起头骂骂咧咧道“你干什么呀?鬼哭狼嚎的,能不能正常一点?”

    顾白和喻离在沙尘暴一过,就到四周把行囊捡了回来,看着余古这副姿态,他们笑了起来。

    “余古,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没被大风刮走吗?至于这么激动吗?”顾白着风凉话,不知道余古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余古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趴到青鱼身边,他不敢去触碰她,他情绪有些失控,一个大男人,竟然啜泣了起来。

    蓝尘看着余古哭了起来,吓得往后撤了几步道“你可别吓我,青鱼可好着呢。”

    “废话,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被沙子迷了眼睛而已,你以为爷我哭了啊?”

    余古嘴硬着,继续道“你是怎么找到青鱼的?”

    蓝尘坐在地上,看着余古眼睛里凶了起来,道“你忘了,我是青鱼的死侍。”

    余古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他没有话,自己内化着。

    “也不怪你,你当时都那么累了,就那几几秒中,你反应不过来是正常,你已经到了生理极限,这个我们都没办法左右,所以你没必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蓝尘看出了余古的心事,安慰道。

    “对啊,余古,别给自己太多思想负担,你不要老是想着什么事都自己扛,江湖险恶,得需要兄弟帮。”顾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武汉网上炒股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pzv435.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